口述疯狂互换的经历,女人叫声床声试听

夫妻两人在东莞生活了七八年,我好不容易才搭上了这根线,有幸能跟她一起去东莞。 用她的话说,我长得还算帅气,身板也壮实,工厂里的小女孩肯定喜欢我,过年的时候说不定还能带一个做媳妇回家捏。

她总让我喊她的名字,不过我并没答应,毕竟在东莞我就认识她一个人,无论做什么事都得让她照应着我,我不敢没大没小的直呼其名。 还好,嘿嘿。我傻笑了一下。 张莉看了我一眼,笑了笑,说要去厕所。

站起来后,她那一米六五的修长身高和苗条身材,顿时吸引了很多男人的注意。 坐火车的人,基本都是没什么钱的人,见到张莉这么漂亮的女人,他们自然会忍不住多瞅两眼。 站在她身边的男人,还故意用胳膊肘蹭了一下张莉的胸部和大腿。

从刚刚上车,这个男人就一直站在张莉的后面,假装看手机,其实就是盯着张莉的看。 我不由一阵恼怒。 尤其还有一男人尾随着张莉,嘴角带着猥琐的冷笑。

这个厕所有一个拐弯的地方,从我的角度,根本看不到厕所门口会发生什么事。我觉得那个男人肯定不会做什么好事,沉着脸悄悄的走了过去。 火车上人来人往,没有一个人注意到我。

我见那个男人,竟然趴在厕所门上,透过玻璃偷看张莉上厕所! 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我顿时怒了,直接冲了过去。

不得不承认,我挺喜欢张莉的。在学校,那些女孩子只是懂得学习,并不梳妆打扮,看上去非常的朴素。可张莉穿的很洋气,对我来说,就像是电影里的明星似得。 这样漂亮的女人,对我这种纯情小男人来说,充满着致命的诱惑。

在我的心里,嫂子就是我的女神。 亲眼目睹女神上厕所的时候被人偷窥,我心里很是火大,跑过去就是一脚。 我没干过什么农活,身上没有力气,一脚没有把他踹到,反而是激怒了他。 他就像是发怒的疯狗一样,向我扑了过来,打我。

他的拳头,就像是铁锤一样,我被打的没有还手的力量,只能双手死死的保护着头。 他骂我破坏他的好事,扬言要把我打死。 我怒脸相对,虽然打不过他,可我丝毫不怕他,骂的比他还凶、还狠,问候了他家十八代女性!

不过这样做,起不到任何作用,只是让他揍我揍的更狠了起来。 车上有那么多的人,可是却没有一个人帮我,全都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让我初次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的冰冷。 这种情况如果发生在我们村里,村里的男人能把他打死。

我被爆锤了两分钟,张莉从厕所出来了以后,见我被打,跑过来拉架。 最后还是张莉把乘警喊了过来,男人这才住手。 乘警问男人为什么揍我,男人说我先动的手,他不过是被迫自危,全车人都可以作证。

车上那些不明所以的人纷纷指责我,说是我先动的手。 乘警把我教训了一顿,男人看了张莉一眼,回到了座位。 我跟张莉坐下来了以后,她质问我为什么要打人?还说看错了我。

被张莉误会,我觉得特别的委屈,差点就哭出来。给她说:那个男人偷看你上厕所,你是我嫂子,我能袖手旁观吗? 张莉愣了一下,露出尴尬的表情,显然是为了刚才误会我感到了愧疚。 经张莉这么一说,我终于明白了。

火车上的厕所虽然有一个玻璃,可是却什么也看不到。 那个男人就算是扒着看,也不会看到张莉上厕所。 我愣了半响后,忍不住咧嘴笑了起来,张莉问我被揍成了猪头为什么笑。我说:嫂子没有被别人占便宜,所以我就开心的笑。

张莉白了我一眼,让我躺在她的腿上,要看看我头上的伤。 我们这里是两连坐,我又坐在靠里的位置,除了躺在张莉的腿上,也没地方可躺。 这时候,我的心脏剧烈的跳动了起来,就像是打鼓一样。

能躺在自己心目中女人的腿上,是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张莉的腿很有弹性,虽然已经快三十岁了,可是却没有一点赘肉。 软软的很舒服,比枕头还要舒服的多。 我想,如果能枕着这一双腿睡觉的话,那将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啊。

张莉的身材很好,前凸后翘,从我这个角度往上看去,让我这个未经人事的男人有了一些反应。 窘迫的夹紧双腿,生怕张莉看到以后,会嘲笑我。 明知道这样做,会对不起张莉,可是我还是忍不住一个劲的看,心里抱着侥幸。

张莉说我被揍的很厉害,如果有冰块,能给我消消肿。 这里是火车,哪里弄冰块? 我安慰张莉说,这是小伤,嫂子你就不要担心了,过两天自己就好了。 张莉不依,要给我吹吹。

她弯下腰的时候,一抹雪白呈现在我眼前,气息轻打在我的脸上,非常的舒服,没有异味,非常的好闻,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

 

第二章张莉坐在我腿上

我正享受着这一切的时候,眼睛余光,见到了对面的男人,正勾着头偷窥张莉,我本能的一抬手,捂住张莉的衣领。 张莉没有说话,我也不知道她心里的怎么想的。接下来的一路上,我跟张莉都没有过任何的交流。

一直没能找到机会,给张莉说明情况。到了晚上八点多钟的时候,火车到站。 我拎行李的时候,见白天偷窥张莉上厕所的那个男人,竟然又要尾随在张莉的身后,连忙追了上去。

男人竟然用身体,紧贴张莉。我喊了一声,吓得男人一哆嗦,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为了保护张莉,我站在张莉的后面。可能是所有人都急于下火车,后面的人不断推,我的身体不停的贴在张莉的后背上。见张莉没有任何的反感,我松了一口气。

我伸开双臂,给张莉努力争取到一个别人无法侵犯到她的狭小空间。张莉感激的看了我一眼,说了一句谢谢。 我告诉她,白天不是我想摸她的胸,是对面两个男人偷看嫂子。张莉笑了笑,说她都知道,不怪我。

只是我更奇怪了,既然张莉不怪我,为啥一路上都不给我说话你?就在这时,后面传来一股强大的力量,让我的身体忍不住往前撞,顶着张莉连走几步。

见张莉要撞到前面男人的身上,我出于本能的一搂,入手软软的。一下子我就愣住住了,脑子里不知道怎么想的,忍不住捏了一下。 张莉粗重的鼻息,让我打了一个冷颤,连忙松手,尴尬的看着她,说:嫂子,我不是故意的。

张莉脸上不知道是因为热还是因为害羞而变得通红,一双美目盯着我看了半响,兴许是被我不知所措的样子给逗乐了,美目一挑,噗呲一声笑了起来,急忙转过身子不再看我道:没事,多大人了还毛手毛脚的!没个轻重。

下了火车以后,人们往不同的出口走,就没有那么拥挤,我问张莉,现在去哪。 张莉说,她住的地方离这里不是很远,这个点还有公交车,做一个小时的公交车就能到,要回家。 我急忙说,我就不去她家了,毕竟我一个男人也不方便。

张莉却告诉我说没事,她男人不在家,我愣了一下,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在暗示我什么吗? 我心脏剧烈的跳动了一下。

在公交站等公交的时候,一辆面包车忽然停在了我的面前,车窗摇下,一个男人看到张莉笑着说,好巧啊小莉,最后一班公交车刚刚开走不到两分钟,反正顺路,要不一起?

张莉也是有些讶异,上车后我才知道,这个男人跟张莉在一个厂子上班,而且还是同事。这个来火车站,也是接老家的亲戚。

我们跟他亲戚坐的是同一辆火车。他这辆面包车是经过改装的,有三排座位,人、行李装了一大车,他让亲戚坐在后排,把行礼堆在第二排的位置,空出来一个位子。

看着张莉有些为难的样子,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着说:东西太多,就只能空出这一个位子,要不你就坐在张俊勇的腿上!

我两眼一瞪,见张莉露出异色,急忙说要自己打个车过去。张莉却说,打车过去,至少也得几十块钱,太贵。最后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同意了下来。

我尽可能的往后抗,给张莉腾出一个较大的位子。张莉一转身,岔开腿就坐在了我的腿上,用手扶着我的膝盖。关上门以后,他发动了车子。 路上有些颠簸,张莉的身体在我腿上不由自主的摇晃起来。

她的翘臀紧压着我,柔软的感觉传遍全身,但我却紧张的满头汗水,双手放在身侧,一动也不敢动,能感觉到身体的变化。 这是完全没有办法的事情。

自从见到了张莉的第一眼,她就成了我心目中的女神,能跟自己的女神亲密接触,是每个男人所梦想的事情。 紧身牛仔裤,抬头就能看到张莉的后背、香颈,被男人开发到了极致的身材是完美的s形,一切的一切都让我的血液沸腾了起来。

我又不是太监,怎么可能会没有男人正常反应? 只是,张莉丝毫没有察觉到我的身体变化,不时会提起翘臀,跟司机聊天。 我有些受不了,再继续这样下去,生怕自己会犯罪,给张莉说:那个不然你坐这里,我趴在行李上吧!

张莉扭头看了我一眼,见我窘迫的样子,噗嗤一笑,说:怎么?你是嫌嫂子太重,压坏了你?还是怕嫂子吃了你?你放心,嫂子不吃人。 司机也是笑着说: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 张莉笑骂他:你个没正经的人。

然后又笑着给我说:如果坐着一个地方嫌累,我就换个地方坐。 说着,身子就往后挪了一下。此时,我们两个的身体紧紧的贴合在了一起,张莉感觉到我身体的变化,往后伸手摸了一下,突然间意识到了这是什么东西,笑声戛然而止。

张莉本能的就想要站起来,可是跟司机四目相对,又只能无奈的坐了下来。 如果她现在站起来,会引起司机的猜疑,只会让我们两个更加的尴尬,张莉的沉默,让我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突然,面包车拐进了一个大坑里面,让人从车上弹了起来,不过我的腿跟张莉的腿却是紧紧的贴合在一起,然后又重重的落了下来。 我能清楚的感觉到,这一下,我突破了张莉所有的防备。 啊! 张莉的眼泪差点没流出来,用手捂着屁股。

你怎么了? 男人转头问了一句。 我没事! 张莉慌乱的掩饰着什么。下面是撕裂的疼痛,隔着裤子进来了,真是要了人命。

张俊勇,抱紧你嫂子,别再磕着她了,这段路不好走。 男人责备我。 我知道了! 我环抱着张莉的腰,生怕会再出现刚才的事情。 张莉坐立不安,在我腿上不安的扭动着妙曼的身躯。 别乱动,这里的路不好,再磕着你。

我身体被点燃了火,给张丽说。 司机也这样说,张莉只能被迫继续坐在我的腿上。 不过,她的双腿来回的搓动,似乎非常难受似得,体温也在逐渐的升高,让我更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了起来。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cngmd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