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上被猛烈的进出,小黄文超级污的那种

这个时候的表姐几乎是大叫一声,双眼紧闭,似乎是在承受什么。

因为我这个时候嘴还亲自表姐的嘴上,我舍不得那样的香甜。

但是就在我的小弟一触到那犹如是一个凹槽一般的柔软的时候,顿时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充斥着我的脑袋,可以说这个时候我整个人都犹如是在一场暴风雨的面前找到了一个温柔港湾一般。

而看到我的样子的时候表姐顿时睁开,那长长的睫毛几乎是能够让我感受到此刻的真实。

“忍住!”

表姐伸出舌头挡开我,然后说了两个字。

可是这个时候我压根儿就处于一种激动直接的状态,不过我还是学着我每次撸的时候那样,抬起头深呼吸一口气。

这次我伸手去扯掉表姐白色蕾丝小内的时候表姐没有任何的反抗,甚至还会故意抬起一条腿,让我能够更容易的脱掉。

我心中一阵好笑,看来这个美丽的表姐骨子里还是风【骚】的呀,哈哈哈。不等我去细想,表姐竟然直接岔开腿,然后一把抱住我的腰,对着我道:“来呀,这次过后你最好删除你录的那些东西,否则我弄死你!”

“来就来,谁怕谁!”

看到平日里在学校冰山冷美人一般的表姐在这个时候竟然如此的风【骚】,顿时我那开始强行缓解一下的小弟又是雄赳赳的就要冲破层层壁垒,直接到达神秘殿堂的深处。

之前没有细看,这个时候在我身子缓缓直起来的时候才看到表姐那神秘地带。

这样的画面都只是在小电影里看到过,而且小电影里的要比表姐的丑多了,说实话这个时候我脑子瞬间都是无数的画面闪烁。

“不准看!”

这个时候的表姐竟然一巴掌打在了我的脸上,然后冷哼一声道:“做不做,不做滚蛋!”

我哈哈笑了一声,然后道:“表姐,没想到你竟然这么骚,可是我,我有点……”

“快点,做了我还要洗澡!”

做!

怎么不做,都他妈这个时候了,我要是不做那就太他妈不是男人了,当即我便顺着之前的感觉猛地一下便朝着表姐的神秘地带顶上去。

表姐这会儿似乎很不耐烦,而且他这话的意思就是嫌我脏,他奶奶的,我一定要【草】哭你,看你还嚣张!

“啊!”

“啊!”

几乎是同时我和表姐都叫了出来,表姐的双腿瞬间夹拢,而我也是浑身一颤,但是这个时候我虽然感觉到了一阵剧痛,但是那感觉很爽很爽。

苦笑,我虽然看过不少的片子,但是真的做我还真的不行,我之前看过一个小H文里面就写了主人公找了在女主身上戳了半天都没有 找到地儿。

当时看得我急死了,手里抓着小弟都他妈的快要涨爆了。

而这个时候我就是遇到了这样的情况,没有任何经验的我,压根儿不知道该怎么做这事儿。这个时候我才知道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件事儿的真实含义。

我脑子里光他妈的理论,都可以写成一本书了,可是真枪实弹的时候,连个地儿都找不到。

“你他妈的会不会呀!”

表姐又是一巴掌打在我的脸上。

“我,草,我他妈第一次!”

表姐一脸无语,然后伸手从我的腰间绕过一把便抓住了我的小弟……

那一刻我脑子瞬间空白,也就是那一刻我感觉到了最之前扑倒表姐那种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感觉又一次汹涌而来,而且这一次我是挡都挡不住……

“第一次,早说呀……啊!”

表姐的话还没有说完便是一声惊呼。

我则是缓缓的吐了一口气,感受着那种酥软的感觉冲击着我的全身骨骸。

“没用的东西,弄我一身!”

表姐的话顿时让我刚才的爽感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一阵空虚和郁闷。

而这个时候表姐伸手直接推开我,然后站起身拿着我刚才搭在椅子上的那张卡哇伊的帕子便在身上擦了起来,最后看都不看我一眼便直接就要出门了。

我心中郁闷,站起身一把拉住了表姐的手。

或许是因为之前那种怪异的亲昵,表姐并没有马上撒开我的手,而是转过身来。

这个时候我看到表姐那凹凸的身材,还有那一点留在她那俏丽脸上的我的子孙,特别是看到那雪白的大腿之间那稀疏的黑色毛毛,我小弟顿时蹦弹一下就要重振雄风。

“你还要干什么!”

表姐的声音有些温柔,但是显出了疲惫和失落。

“不行,的开始那次不算,我没有发挥好,我还要再要一次,不然我不……”

啪!

我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出来顿时便感觉右脸颊一痛,火辣辣的感觉这个时候十分的明显。

“王东,你他妈的流氓,没用的东西,还他妈想来,我告诉你,你要是明天之内不给我当面删了,我就告诉爸妈,大不了我也被爸妈收拾一顿,但是你嘛……哼!”

说着直接甩开我的手,转身便走出了门。

一边走的时候还一边嘀咕我是没用东西。我当时那个心呀,完全是沉入到了谷底,我的脑子里全是最之前那火爆的镜头,然后就是表姐的手抓住我的小兄弟……再然后就是现在了。

尼玛!

真他妈的苦逼。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这个时候小弟突然石更的就像是一块铁一样,我脑子里闪烁过了无数的念头,我原本想直接冲进浴室把表姐那个了的,经过的今天这事儿我发现表姐并不是那样的冰清玉洁,至少说他抓住我的小弟的动作很熟练,这就说明她不是生手。

一想到之前表姐那失望的表情我就知道表姐是一个骚【货】,这样我以后绝对还有机会。

一想到表姐那雪白的大长腿,那大胸,还有那神秘地带我脑子就发热,浑身就开始出汗。

嗯……

嗯嗯……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了一声从浴室传来的声音。

尼玛,这是表姐又在……

当时我就是一下子从床上坐起,然后扯了四五张抽纸按在小弟上便小心的穿过客厅来到了浴室外。

我的个乖乖……

虽然不能看到表姐这个时候的样子,但是我贴着浴室门却是能够听到 其中那声音。

就和那天中午的一模一样。

到这里我要是还不知道表姐在干什么我就是个傻逼了。

没想到表姐现在这么的大胆了,明知道我还在家,而且刚刚才……

一想到表姐之前那疲惫失落的样子,还有表姐说我是没用的东西,我的心中顿时生起了一种要彻底征服表姐的念头。

我一直贴着浴室门等到浴室表姐的声音平息了,打开水龙头的时候我才踮着脚跑到我的屋子里去睡了。

不过我躺在我的小床上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总感觉在自己的身体之中有着一团火,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这个时候永远都不会熄灭一般。

一闭上眼脑子里便全是表姐的样子,那雪白的大长腿,那一对丰满的胸器,那雪白平坦的小腹……

越想我越是浑身【燥】热难当,这会儿我努力的想要平息却是根本就平息不了。

我拿起手机带上耳机,将之前录的表姐的视频又是放着听了一遍。

忍不住我躲在被窝里释放了一下,一想到表姐刚才的话我的心中又是一阵郁闷,刚才我的表现的确是太衰了,尼玛都没有尝到味儿就结束了。难道我真的不行?

今晚的神经真的是紧张到了极点,这个时候空虚和疲惫都是瞬间袭来,我摇摇头,将那些不好的想法都抛开,听着表姐那低吟浅唱的叫声沉沉的睡去了。

第二天我起床的时候,表姐已经去上学去了。

这样的情景我根本就不在意,因为在以前表姐从来都是自己一个人走,压根儿在他的眼里我就是一个下人一般,和她走在一起都会让她很没面子那种。

我起床将昨晚释放的卫生纸揉成一团仍在了厕所的垃圾桶里,然后洗漱,我发现表姐已经重新换了一张粉红色上面有一个叮当猫的洗脸帕,而昨晚被我用过的哪张帕子早已经是仍在了旁边的垃圾桶里。

洗脸的时候我可耻的用表姐的洗脸帕擦脸,上面还有表姐身上的气息,顿时我下面又是支起了帐篷。不过我马上冷静下来了,虽然昨晚我是大大的疯狂了一把,但是我知道今天绝对不好过,表姐这个人我是再熟悉不过了,今天他一定会让谢华来堵我。

其实表姐在学校有很多人都喜欢,毕竟他是我们学校四大校花之一,不过我们学校的四大校花有两个都是混子,我表姐就是其中一个,还有一个叫做楚柔柔,别看名字叫做柔柔,本人可是一点儿都不温柔,我曾经在高二上半期的时候可是看到她冲进男生厕所,直接将一个正在蹲大号的混子拖出来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另外的两个一个是高干子弟,一个是贫民校花,这个贫民校花虽然家里没有什么背景,但是在学校外面有个飞车党的老大把这个贫民校花认作妹妹,而且在学校也是吩咐了楚柔柔照看着,所以在学校根本就没有人敢打她的主意。

其实四大校花之中表姐的势力最弱,要靠着他们班上的混子老大谢华给他撑腰,表姐说等他考上了大学就和谢华在一起。不过我知道表姐绝对的不简单,不然的话谢华那样的人早就上了表姐。

其实这两年我过得浑浑噩噩,毕竟我是小地方来的,在班上又经常被人欺负,基本就是两眼一抹黑,高一的时候我以为表姐会帮助我,但是后来我才知道我错得是那么的离谱。

我从来对乡下的爷爷都是报喜不报忧,爷爷也经常告诉我在外一个人要忍耐,不要做没有把握的事情。或许我还年轻,在我的眼里身边的事情都是没有把握的事情。

一整天我都提心吊胆,我怕表姐找人来打我,但是直到晚上的时候表姐也没有找我,连个短信也没有。

但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上晚自习的时候我们班的混子赵开找到了我,和以前一样根本没有其他多余的话,抬手就是一巴掌拍在我的 脑袋上。

我原本一天精神都在极度的集中的状态,这个时候自然是被这样的一下惊得连忙站了起来。

“坐下!”

赵开指着我屁股下的凳子道。

我这个时候心有点乱,因为之前表姐可是找过赵开的打过我几回,难道这次又是找的赵开。

“赵开,你想要干什么?”

我强装振作的问道。

“不是我找你,是柔柔姐找你!”

柔柔姐?

我心中顿时一阵不解,我自然知道赵开口中的柔柔姐便是楚柔柔。

“小心点,这个楚柔柔不是个善类!”

赵开站起身从我身边走过的时候在我的耳边轻声道。

说实话我很不理解,可以说有点懵逼,我和这个楚柔柔之间是根本 就没有任何的交集的,高中两年多了,我只是无数次的看到这个女混混打人,还从来没有和她说过什么话。

她为什么突然找我,赵开的话又是什么意思。

对于赵开这个人,虽然我对她的印象不好,但是他这个人还是十分的有班级荣誉的,虽然平时爱欺负班里的同学,但是在外班欺负我们班上的人的时候他都会挺身而出。

这一点也是班里很多人愿意服他的唯一原因。

我看到在我们教室后门有一个人朝着我招手,是一个女生,穿着我们学校的校服,头发扎着,看起来十分的精神。

我指了指自己,然后那个女生对着我点点头。

我心里有点害怕,但依旧很懵逼的就出了教室。

“去吧,走到楼梯尽头,我们柔柔姐找你有事!”

“找我有什么事?”

“去了就知道了,别墨迹了,快要上自习了!”

我一阵无语,但是这个时候我还是几步便走到了转角的楼梯处,很显然这个时候上下楼的楼梯口都是被这个柔柔姐的人拦下了,让他们从另一边绕道。

我走到转角的时候一抬头便看到了一个穿着校服,披着一头燃着淡淡酒红色长发的女生,这个女生的身材很好,和表姐又得一拼。

这个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学校的四大校花之一楚柔柔,这个楚柔柔那修长的手指点着之间夹着一支烟,在她的面前更是有着两个烟头了。

“来了……”

我顿时有点哆嗦,然后稍稍后腿一步,低着头叫了一声柔柔姐。

“柔柔姐,你找我……”

“你站那么远,难不成我一个弱女子还能把你吃了?”

我心中一阵无语,就你这样的 还是弱女子,要是没有搞错的话你这样女人,我是一声都不敢触碰的。

“走近点!”

我不敢违背,因为我可是知道楚柔柔的手段,那追着人打一直到寝室的疯狂我可是不敢有丝毫的违背,更是不敢尝试。

我朝前走了几步。

“扭扭捏捏的像个女人一样,你走近点不行呀,走到我面前,我没有让你停你不准停!”

啊?

我心中一颤,惊讶抬头时正好看到楚柔柔那对着我微笑的脸庞,那双眼睛眯着我总感觉杀气腾腾,但是我转眼一想我也没有得罪过什么人呀,更加不可能得罪楚柔柔。表姐在学校向来就和这个楚柔柔不和,我是不可能得罪她的。

我一边思索着,一边朝着楚柔柔走去,突然我感觉我的脖子被一双手一把抓住。

我顿时吓得差点就要蹲下去了,他妈的这两年把我打怕了。

“柔柔姐……”

我还没有说话便感觉楚柔柔那带着淡淡烟草和一股少女的香气的手从我的脖子上缓缓的爬到了我的脸上,然后捏了捏我的脸蛋。

而这个时候的我尼玛哪儿有闲心管这个,这么近的距离,我几乎是一眼就看到了楚柔柔那吊带都包裹不住的胸器,那叫一个白,因为楚柔柔将校服拉倒一半,正好她的那对大胸就完全的暴露在了外面,又因为这个时候她站在比我高一级的楼梯上,我这个角度平视过去正好一览无遗。

而楚柔柔用力的捏了一把我的脸蛋我才反应过来,连忙就要闪开,却是被她伸手一把从我的后脑勺给我拉了过来,不偏不倚正好的埋在了她那深深的事业线之间。

顿时我的脸就红了,那种狂野之中带着烟草的味道让我整个人瞬间犹如是去天堂走了一遍。

而这个时候楚柔柔吸了一口烟,然后对着我吐了一口烟。

那烟从淡红色嘴唇之中吐出来,弥漫进入我的鼻息之中,看着那双眼睛,我突然感觉自己就要沦陷了一般。

“不错,收拾收拾还是一个帅哥,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对象了,以后我罩着你!”

我一个激灵,彻底的懵逼了。

这是什么意思,我整个人几乎是呆愣的看着楚柔柔的那对大胸。

“以后每天早上给我买早饭,中午去给我饭,午休的时候陪我去转学校,晚饭准时打饭,下自习了送我回家。平时我让你拉我的手才能拉我,让你抱我才抱我,至于其他的不准去想。从今晚就开始,下自习我要是见不了你的人,我保证明天你进医院!”

“知道了吗?”

看着楚柔柔说话的时候一脸可爱的样子,我顿时感觉这是一个恐怖的魔鬼,可是在这个时候我敢不点头了。

“好,你去吧……”

就在这个时候楚柔柔的手机响了起来,楚柔柔看了一眼之后顿时对着刚转身就要离去的我喊了一声。

“等等……”

“柔柔姐……”

“额,对了,以后在人前叫我柔柔!”

说话之间楚柔柔拿出一根烟在自己嘴里点燃,然后递给我道:“抽吧,抽了我的烟就是我的男人了。”

看我有些犹豫,楚柔柔直接上前几步直接按在我的嘴里,我还能嗅到那烟头之上的香甜。

“记得今晚下了自习来接我……”

我额了一声,便深深的吸了一口烟。

也就是在我深深吸了一口烟的时候顿时便听到了一个威严的声音。

“你是哪个班的?”

在我身后站着一个肥胖的中年男人,这个中年男人不是别人正是我们学校人送阎罗王的德育处主任曹德双!

滚过来站好!”

曹德双看着那悠闲在行道口子上正吸着一口烟吐出眼圈的赵开顿时脸色阴沉了起来。

我心中却是一阵狐疑,这个赵开今天好奇怪!

赵开这个时候根本就没有墨迹几步便跑到了我的面前站着。

“赵开,平时我他妈给你嬉皮笑脸,但是最近学校在整顿校风,你知道我的规矩,抓住抽烟的要怎么样!”

赵开没说话趴下身子捡起我刚才还没有抽完的半截烟还有他那没吃完的半截烟,直接就按在嘴里去吃了。

我他妈当时就看傻了,这赵开今天不会是吃错药了吧。

“好,懂规矩,检讨就算了,也不通报你们了,明天下午操场踢球,一共五球,你们两个看着分,这哈儿滚去捡烟头,捡够一百个送到我办公室来。”

说完这句话曹德双便朝着楼上走去。

在曹德双走后,赵开飞快的朝着厕所跑去,然后哇哇吐了半天,又漱了几次口。

我就站在厕所的门口。

“赵开,谢谢你哈!”

虽然我不知道赵开为什么这么做,但是如果今晚要是我一个人被曹德双抓住的话,那不光光是要吞咽头,踢球,还要写检讨,通报批评,叫家长。

“没事,走吧去捡烟头!”

赵开对着我也没有丝毫的不好意思,直接掏出他那黑乎乎的家伙就开始放水,然后转过来就一把搭在我的肩膀上。

我一阵郁闷,挣脱了一下没有挣脱开。

晚上自习是英语自习,是一个年轻的美女老师,一般不会怎么管我们,所以我回到教室给学习委员说了一声,然后我就和赵开来到了操场上。

“赵开,你今晚为什么帮我?”

我始终是没有忍住问正在捡那草丛之中的烟头的赵开,这里比较阴暗,一般的老师不容易发现,所以也就是学校学生抽烟的好地方,捡烟头自然第一个就来这种地方。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cngmd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