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污很黄能把下面看湿文字

或许,自从赵晓然走后,欧阳梦娇已经成了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寄托。赵晓然不曾给予的,欧阳梦娇可以加倍给他。

第二天是星期一,欧阳梦娇像往常一样,早起买好了豆浆油条。

拿钥匙链儿上那毛茸茸的小饰物搔惹着黄星的鼻子:懒猪起床喽,太阳都要晒屁屁了……

然后他们一起吃早餐。

餐毕,离上班时间还差四十多分钟,欧阳梦娇缠着黄星补上一课。黄星哪有心情,他到现在还没告诉欧阳梦娇自己已经被辞退的事实。

随后,欧阳梦娇拉着黄星要去上班,黄星迫不得已才将自己被解雇的真相告诉了欧阳梦娇。欧阳梦娇听后气愤难平,当即表示要找小付总讨回公道。黄星笑说:淡定。这么大的省城,我就不信没有我黄星的立足之地。我一会儿就买份智联招聘,看看有什么合适的工作。

欧阳梦娇临上班前,给了黄星一个深情的吻,安慰他说:别灰心亲爱的,总会有办法的!

黄星感激地一笑。

欧阳梦娇走后,黄星在小屋里来回徘徊了良久。

直到手机铃声响起,他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

接通后,才知道电话竟然是鑫缘公司总经理付洁打来的。确切地说,这个雍容高贵的女强人,给黄星留下的深刻的印象。她太完美太惊艳,以至于天下再华丽的语言,也无法去形容她的风华绝代。

付洁问黄星:怎么还没过来上班?

黄星一惊,脸腾地一红。即便不是面对面与付洁说话,他却觉得有些拘谨。他几乎是手足无措地解释道:我,我已经,已经不是鑫缘公司的员工了。

付洁追问:为什么?

黄星觉得有些难以启齿,但还是道出了其中的原委。

付洁略一沉思:过来吧,直接到我办公室。

黄星支吾:这……

付洁催促道:鑫缘公司我说了算。好了,时间就是生命时间就是金钱,我希望十分钟之内,你能出现在我的办公室。

挂断电话后,黄星觉得不可思议。

这算是自己在鑫缘公司第二次‘起死回生’吗?

穿戴整齐,黄星怀着忐忑的心情到了鑫缘公司。说来也真巧,刚一上楼,便与付贞馨碰了个对面。

当然付贞馨正要返回自己的办公室,她仍然是习惯性地隔着裤子用手拎弄了一下里面的内衣,这个动作很容易让人去联想那被包裹起来的风光。但实际上,她仿若是一无所知。她只是想让自己舒服一些,从未考虑过这个习惯性动作,会有多么性感,会让别人如何浮想联翩。而见到黄星的到来后,她只是微微一皱眉,随即迈开了坚定的脚步,进了办公室。

很显然,刚才付洁已经找她谈过话了。

一缕歉意突袭了一下黄星的心灵,他不想再去想付贞馨的那两次走光,但他控制不住自己的大脑。很多画面,不听指令地跳了出来。

总经理办公室。

黄星敲门,得到付洁一个甜美坚定的‘进’字后,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

坐在办公桌前的付洁,雍容华贵,妩媚凌人。她穿了一套很职业化的黑色女装,既有巾帼风范,又不乏美丽女人特有的性感。她很专注地翻看着面前的文件,即便是皱眉的样子,也像是一道醉人的风景,让黄星看了禁不住心里怦然直跳。而实际上,作为一位已婚男子,尽管与老婆的婚姻已经名存实亡,但他每次看到心动的女人时,也会诞生或多或少的自责感。给他带来这种自责感的两个女人,一个是欧阳梦娇,一个便是面前这位美丽脱俗的女老板付洁。

他叫了声‘付总’,但付洁却只是微微地点了点头,便继续忙自己的工作。

黄星只能站在办公桌前,等待她忙完手中的工作。

大约三分钟后,付洁放下手中的文件,站起来伸展了一下腰身。这一伸展不要紧,那凹凸有致的身材,顿时展现的淋漓尽致。一个成熟的美丽女人,完美的脸蛋,完美的身材,如此一番曲线般的展示,是任何男人都无法抗拒的诱惑。

付洁舒了一口气,从桌面上拿起一张纸交给黄星,嘱咐道:把这个交给付贞馨,让她这周在智联打一条招聘广告。然后你直接下楼,在门口等我。

黄星一边接过纸张一边点了点头,心里却在暗暗思忖,付洁让自己在门口等她,是何用意?

怀着诸多疑惑,黄星摊开纸张,一行清秀的文字跃入眼帘:招聘‘办公室主任’一名。要求,有一定行政管理和组织能力……退伍军人优先。

不知为什么,一见到‘办公室主任’五个字,黄星心里异常不是滋味。

这让人情不自禁地联想起了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当初潜移默化抢走自己老婆的人,正是政府机关某检查院的办公室主任,黄锦江。

一股浓浓的酸楚,跃然心间。

黄星拿着这份招聘启示的手稿,来到了副总经理付贞馨的办公室。

付贞馨正一边哼歌一边玩儿着转笔,一支普通的圆珠笔,在她手上灵活翻滚,直到黄星站在她面前,她才收了势。

她皱了皱眉头,接过纸张看了看,便急着下了逐客令。

黄星也没多作停留,说了句:小付总再见。

刚想出门,付贞馨突然从身后补充道:既然留了下来,我得提醒你,管好自己的嘴巴!千万别让我抓住你的小尾巴!

黄星从这话中听出了几分火药味,但他不知道应该怎样回话。

但是不容置疑的是,他心里萌生出一种被无辜欺凌的感觉。

下楼,付洁已经在那辆大众辉腾车前等待。老实说,一个柔软俏美的女人,站在这样一辆庞大的豪华轿车前,似乎显得不太协调。难以确定,是辉腾车的豪华,衬托了付洁的高贵,还是付洁的高贵,掩饰住了辉腾车的奢华。

付洁直接招呼黄星上车,让他坐上副驾驶。然后几乎是面无表情地说了句:陪我去一趟移动公司,申请个政策。很多事离了我,付贞馨摆不平。

黄星很想问一句为什么要让自己陪她去,付洁却紧接着补充了答案:满公司抓人,都有自己的工作,都在忙。所以就抓了你跟我一起去。

黄星禁不住咋舌,敢情全公司上下,就我黄星一个大闲人?

 

付洁很娴熟地启动车子,倒车,驶上行车道。过度宽敞的车内空间,让黄星觉得简直是一种过度的浪费。付洁那纤弱的身姿,与大气奢华的辉腾车很不成比例。但无可掩饰的是,她那惊世骇俗的美。

半路上遭遇了堵车,让视时间如金钱的付洁禁不住直拍方向盘。一时间,前前后后很多司机都在狂按喇叭,交通略显混乱。

付洁趁堵车之际对黄星说道:要想赚钱,还是要多了解一下销售。

黄星点了点头:一直在往这方面靠拢。

付洁道:很好。其实我也是靠销售起家的,五年前我开始接触电信行业,依靠移动公司的代理ip业务,赚到了第一桶金。现在公司虽然算不上大企业,但是却也发展势力很好,下面有十几个销售部门,囊括了七八种产品的代理和销售。而且我们一直在筹划创造自己的品牌,深圳那边势头不错,一直在致力于手机研发……

堵车二十分钟,付洁见缝插针地给黄星讲解了一些鑫缘公司的情况,在一定程度上激发了黄星的斗志。

他一直不太喜欢搞营销,但是经付洁这么一说,还真有了几丝向往。

四十分钟后到达移动公司楼下,付洁让黄星在车上等她。

黄星在车外连续抽了几支烟,他一直在盘算一件事情。推敲,测算……二十分钟后,付洁踩着好听的女士皮鞋声,从移动公司快步走了出来。那声音很欢快,付洁的脸色也洋溢着一种由衷的兴奋。以至于,在走到车前伫立的刹那,她竟然给了黄星一个出其不意的拥抱。黄星被吓了一跳,心也跟着??直跳,付洁身上的清香,仿佛有种黯然催情的效果,使得他体内急剧地分泌着某种雄性物质,并且情不自禁地陶醉在付洁身上那醉人气息之中。

便这个拥抱并没有持续太久,付洁立直了身子,欢欣鼓舞、热情洋溢地道:太好了,政策申请下来了!

黄星道:恭喜你付总。

付洁纠正道:不对,是恭喜我们!移动公司政策一放开,也就意味着营销一部的几十名员工,收入会翻番,不不,也许会翻很多番。

黄星近乎敷衍地笑了笑,尽管他还不太清楚,这种政策的放开,会不会为自己带来什么好处。他只是觉得,付洁这一高兴,整个世界仿佛都被春风吹的笑弯了腰。

这一个简单的、不掺杂任何复杂含义的拥抱,却注定了要温暖黄星一生。

回去的路上,一向以铁面娘子著称的付洁,竟然饶有兴趣地给黄星讲了几个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笑话。黄星有点儿受宠若惊。

接下来几天,由于移动公司某项政策的放开,鑫缘公司业绩蒸蒸日上。但实际上,公司的管理秩序,却与业绩背道而驰。公司两层楼之间到处有打闹声、喧哗声。放眼望去,两层楼道里全是乱扔的纸团和塑料袋、包装盒。公共厕所里传来阵阵难闻的味道,上班秩序乱成一锅粥。经理上网聊天,员工分成两派,一派是迫于生计不得不乱中求发展,拼命地打电话拉客户;另一派则是当和尚撞钟,就等着每月20号领取那几百块钱的基本工资。这种状况越演越烈,付洁是越来越头疼。

直到那条招聘‘办公室主任’的广告打出去,陆续地有人来公司面试。

付洁仿若是看到了一线公司改革的希望。

经过了层层筛选,一位名叫‘单东阳’的年轻人,脱颖而出,基本上成为鑫缘公司‘办公室主任’的最佳人选。

单东阳是一名退役军官,曾经在北京某特种部队担任过正副营职连长,年轻英俊,管理团队的经验比较丰富,完全符合付洁意想中的行管高层人选。付洁给单东阳三天准备时间,周四上午八点来公司报道,正式履行‘办公室主任’职责。付洁深切地希望,单东阳这一加入,能够彻底地改变公司脏、乱、差的局面,成为自己强有力的一个行政王牌,使得公司管理能够跟得上公司的发展,更有效地为销售服务。向管理要效益。

而实际上,在单东阳未到位之前的这三天里,鑫缘公司上下,已经掀起了一阵轩然大波。

有一种恐惧,到处流传。鑫缘公司毕竟是家族式企业,大半经理、主管都是付洁的亲戚和朋友。付洁属于那种特别爱面子的人,平时不好拉下脸去管理他们,使得他们平时放纵、自由到了极致。而单东阳这一岗位的敲定,无疑让自由懒散惯了的各层领导们,心里极为不爽。谁都知道,付洁这一步棋,就是为了改变公司如同自由市场的状况,虽然是为公司发展着想,却又会实实在在地严重影响到管理者的自由空间。这年头谁不向往自由?谁不希望上面没人管,自己当家主事?单东阳的到来,也许会让他们的自由之梦,毁于一旦。

毕竟,从一开始,付洁就给了‘办公室主任’这个角色一个很高的定位,这将是除她之外,行政、管理方面的最高权威。

公司里很多人都在盘算,单东阳会是怎样一个人,他的到来,真的能让鑫缘公司改天换地吗?

正所谓,有人欢喜有人忧。

而一直不满足现状的黄星,突然之间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这个想法缘自于他婚姻中的第三者----黄锦江。这个所谓的检查院官员,凭借职权之便掠走了自己的老婆,破坏了自己那个原本幸福温馨的家庭。黄星一直视他为伯乐,有着知遇之恩。但他却暗渡陈仓在背后狠狠地插了自己一刀。如今,黄星作为鑫缘公司的一名售后,他最不愿意去海华公司修理话机,曾经的妻子会毫不吝啬地往他深深的伤疤处撒盐。但海华商场偏偏是鑫缘公司的一个大客户,尽管上次在海华商场与赵晓然发生了冲突,并造成了一定的不良后果。但由于鑫缘公司售后人员只有两名,因此黄星仍然会被派到海华商场进行售后。

每次去,黄星都很纠结。

某天,黄星在海华商场售后的时候,竟然再次与黄锦江不期而遇。

黄锦江身上的官威不减当初,他从商场里出来,径直上了一辆帕萨特警车。黄星本能地背过身,不想让黄锦江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

但黄锦江还是发现了他,疯狂地鸣了几下笛后,黄锦江从车上走了下来。

见到活生生的黄锦江,脸上带着一丝仿若讥讽韵味的笑意,如同是他抢了自己老婆后的点许炫耀。黄星心里隐隐作痛,他的脑海当中,情不自禁地出现了那天赵晓然和黄锦江在办公室里卿卿我我的场面,甚至更多没有亲见却可以预想的景象……他恨他,一个堂堂的政府单位办公室主任,竟然如此明目张胆地bao养别人的老婆!他几次想鼓起勇气写检举信告他,但想到爱已远去,又觉得没有必要。更何况,当bao养情人已经渐渐成为官场潜规则的时候,这种伤风败俗的风气,已经被贯以了富丽堂皇的借口。正如电视剧《蜗居》中宋思明所说,官场上别人都在包小蜜,自己如果没有,就会和别人产生代沟,让别人不信任自己,甚至是排斥自己,处处堤防自己……细细品味,宋思明之言何尝没有几分道理?

但黄锦江比起宋思明,实在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至少,人家宋思明没有抢掠有夫之妇;至少,宋思明对海藻,并不单纯是为了男欢女爱。

 

但实际上,在黄星心里,一直萌生着一种复仇的念头。

尽管这种念头,是那样杳无边际。

黄锦江一如既往地发扬了即想当biao子又要立牌坊的优良品格,像上次一样,他竟然问黄星还想不想干保安行业,自己可以把他介绍到人民商场,当个保安班长。

黄星说,不用。不劳黄大主任费心。

黄锦江说,别太执拗,找工作得取已之长,你擅长干保安,没准儿还能混个领导当当。依我对你的了解,你真的不适合干销售,还有售后。

黄星将了他一军说,你也不适合当官,不照样也当的挺带劲?

黄锦江脸色一变,眉头紧皱成四个字:不识抬举。

望着黄锦江洋洋洒洒地回到帕萨特身上,有一种彻心彻肺的伤痛,在黄星心里凝聚成一种特殊的力量。

几乎是在突然之间,黄星大脑中似乎注入了一个新生的信念。尽管这种信念的产生,如同孙悟空从石头缝里蹦出来一样,唐突,恍然。但它着实吓了黄星一大跳。

黄星想竞聘鑫缘公司办公室主任一职。

这种想法是模糊的,但又的确强烈地刺激到了黄星全身的神经线。他深深地明白,一个小私企中的办公室主任,在检查院办公室主任的眼中,平凡的就像黄河里的一颗沙子。但是黄星却很想得到这个职位。对于他来说,这也许是一种间接的复仇,或者是满足一下自己长期压抑的心灵。

权衡自身优劣条件,黄星坚信自己能担此大任。然而此时,退役军人单东阳过五关斩将六将,虽然还没来公司上班,却已经被付洁确定为鑫缘公司办公室主任的人选,赴任在即。

在这样一种情况下,黄星脑海中跳出这么一个愿望来,可谓是前路渺茫。

但他仍想一试。

或许不为别的,只为争那一口气。

回到公司后,黄星直接找到总经理办公室,站在了正摸着纤美的脖颈思考问题的付洁。

黄星心里忍不住怦然直跳,这种心跳不单单是惊叹于付洁的风华绝代,更大成分上是对自己这个想法的激动。付洁见黄星如此诡异地出现在自己面前,将手从脖颈上松开,摊放在办公桌上,略一歪漂亮的小脑袋,那简洁却不失高雅的头发由于重心作用斜调了个角度,一根普通的橡皮筋,束出了一个朴素雅致的青春发型。额头前的几绺碎发,将付洁俏美的脸蛋映衬的如诗如画。任谁见了也禁不住黯然陶醉。

付洁问黄星:有事?

黄星做了个深呼吸,轻咳一声提胆壮气:有。我想……我想毛遂自荐。

付洁微微一怔,俏眉轻皱诧异地望着黄星:什么意思?

黄星鼓起勇气说道:我想我可以为鑫缘公司担负起‘办公室主任’这个角色,希望付总给我一次机会。

一听这话,付洁刷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她觉得黄星肯定是疯了,否则怎会提出这种漫无边际的要求?

付洁平定了一下情绪,重新坐了下来,冷里冷气地问了句:你什么文化程度?

黄星如实回答:高中。

付洁再问:当过兵吗?

黄星摇头:没有。但是我当过两年保安,保安也属于半军事化管理,其实跟当兵差不多……

付洁嘴角处绷发出一丝苦笑:差不……多?差多了。黄星说实话,你的上进心我完全可以理解,但是我不得不告诉你,你的这个想法真的有些不切实际。我们需要的,是一个有管理能力、行政能力和不打折扣执行力的一个人,份量很重,关系到鑫缘公司的生死存亡。而且这个人我们已经找到了,他马上就要来公司上班了。我觉得你可以往销售方面靠拢一下,这样比较符合实际。

黄星据理力争:付总,难道非要当过兵,才会有执行力吗?

付洁禁不住皱起眉头,语调变得坚定起来:但是我们需要的,就是这么一个,接受过正规军事训练,有管理经验的人。这是前提条件。公司现在的状况不容乐观,员工纪律性涣散,很需要这么一个人去梳理一下,整顿一下公司的纪律,向管理要效益。

黄星强调道:其实我也搞过管理,我在xx检查院当过保安班长。

付洁问:当了多久?

黄星道:刚当上就……就被开除了……

020章 以牙还牙(二)

话毕之后黄星才觉得自己太实在了,自己怎么就不能委婉一些去表达?

付洁简直有点儿抓狂,低下头,用一只手反复揪挠脖颈。一直以来,因为在金德利快餐店的邂逅,再加上他恰巧在自己公司谋职,致使付洁对黄星有一种特殊的期待,付贞馨因为一己之私两次想要解雇黄星,都被付洁拦下。但付洁实在没有想到,这个黄星竟然这么没有自知之明,凭他那点儿不入流的履历,竟然敢狮子大张口,他是不是误把自己的关照当令箭,以为他提出什么要求来,自己都能满足?

荒唐,可笑!滑稽!

付洁缓缓地抬起头来,脖颈上的黄金项链,恰如其分地反射出一阵光芒,直射黄星双眼。

黄星能看的出来,这光芒并非是胜利的曙光,而是一种近乎于讽刺的质疑和嘲笑。付洁的眼神,已经无声地告诉黄星,她对自己的提议,简直是不屑一顾。

黄星仍然想不遗余力地争取到这次机会,说道:付总,我真心地希望您能给我这次机会,我一定会立足鑫缘公司,将公司的管理抓上去。

付洁一耸肩膀,双手歉意地往外一张:对不起,我想我真的无能为力。

黄星心里一阵凉意。

在付洁越来越冷漠的眼神当中,黄星无奈地扭转身体,走出总经理办公室。

出门的一瞬间,他仿佛朦胧地听到付洁的一声叹息。

这声叹息,无情地将黄星的毛遂自荐,贬为笑谈。

让黄星没有想到的是,这次毛遂自荐,渐渐在鑫缘公司上下传播开来。营销一部经理曹爱党和副总经理付贞馨先后找黄星谈话,暗示他的荒唐行为,引导他立足本职,把心思都用在工作上,现在还不是‘大跃进’的时候。走都没走利索,还想飞?

黄星心里出奇地凄凉。

尽管办公室主任一职对他来说,犹如天上星辰一样遥不可及,虚无飘渺,但他仍然没有彻底死心。

当天晚上,回到出租房,一切都象往常一样。欧阳梦娇准备了两个菜,两个人坐下来碰杯。碰着碰着,欧阳梦娇就提到了黄星毛遂自荐一事:想升官想疯了吧你,竟然跑到付总那里去要办公室主任当。

黄星皱眉道:我想争取一下。你知道的,我不适合干售后。

欧阳梦娇一边往嘴里填菜一边道:依我看,你还是本本份份一点好,出这个风头干什么,现在公司里都在议论,说你想当官想疯了,一点儿都不切合实际。不过……

欧阳梦娇突然停止了咀嚼,不怀好意地笑说:不过如果你真的想当官,我可以成全你。

黄星刚想去夹菜的筷子停在半空中,往上一扬道:好了别逗了,你也看我笑话是不是?

欧阳梦娇脑袋往前一凑,摆出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道:非也非也。本人的意思是说……今天晚上让你当新郎官。天天当都行,没人跟你抢。

黄星禁不住咋舌苦笑:你-----正经点儿好不好?

欧阳梦娇强调:新郎官也是官嘛。

饭毕,黄星觉得嘴里酒气很重,于是喝了两口白开水漱了漱口。欧阳梦娇从身后一把抱住他,调皮地说道:好了,做功课喽。

黄星有些生气,拨拉开欧阳梦娇的双手骂道:难道在你心里,就只有那点事儿?

欧阳梦娇见黄星表情严肃,倒是觉得冷酷中暗藏几分可爱。伸手在黄星鼻子上挠了一痒:哟嗬,还生气了呢?我又没说要跟你做那个功课,我的意思是说,你不是想当官吗,我跟你研究一下战术!

黄星越发觉得欧阳梦娇胡闹,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省省吧梦娇同志,别添乱了好不好?

欧阳梦娇急的直跺脚:狗咬吕洞宾,不知好人心。

八点多钟,黄星早早地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思量心事。欧阳梦娇在电脑上玩儿了一会儿游戏,用热水泡了泡脚,然后脱衣服上了床,紧紧地搂住黄星。

黄星抖开她的热情:别闹。

欧阳梦娇翻过身子背对黄星,用屁股狠狠地撞击了一下黄星的屁股:懒得理你!不解风情!癞蛤蟆想吃天鹅屁!

黄星有些生气,但还是忍下,没点燃战火。

刚刚勉强地抛除杂念睡着,隔壁房间又传来了翻江倒海般的战斗旋律,声声入耳。

黄星被惊醒,心里更添烦郁,他伸出一只手狠狠地拍打墙壁,严正抗议。

隔壁收到抗议后停顿了半分钟,继续开火。黄星两手捂住耳朵翻来覆去再也睡不着。

在隔壁的战斗如火如荼的时候,黄星突然感到一个软绵绵的身子翻了上来,还没等黄星反应过来,欧阳梦娇已经吻住了他的嘴巴。

黄星生气道:干什么你?

欧阳梦娇朝下面一抓,坏笑说:偷袭珍珠港。

隔壁的声音加大了分贝,黄星腾出一只手再拍打墙壁。欧阳梦娇凑近黄星耳边轻声道:抗议无效,对付他们最好的办法就是,以牙还牙。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cngmdq.com